历程 FOUNDER




        2016年,在去昆明参加云南省人大代表会议之前,我接受了专访。这是我从业33年以来第一次讲自己的故事。以往我更愿意讲高黎贡山,讲我的茶叶,讲我的同事们,讲我的茶友们。

  对于我来说,重要的不是我是谁,而是我做了什么。不过到了互联网时代,人们更倾向于了解我是谁而关心我做了什么。所以,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故事,让更多的人了解高黎贡山,了解这个古树茶品牌。

       现在的我每天都很忙,企业做大了,做什么都得争分夺秒。高黎贡山品牌旗下有茶博园、茶叶加工仓储物流中心、茶文化交流中心、16个茶厂,自营茶园2万亩,带动茶园10万亩,让5万多户的茶农生活有了保障。十几年没休过假,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,但我心里很踏实。

  33年了,每年都要自己上几次山。每次都要花一天的时间,带上砍山刀和口粮,从山脚到山顶,从海拔1800米到3800米。沿着古茶树生长的地方,一棵一棵去看看它们。它们陪伴我度过了33年,陪伴高黎贡山度过了上千年。

  第一次爬上山顶,我19岁。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,但我一生都不会忘记。那天,我像个傻瓜一样,一个人在山顶,又哭又笑。

  那时候,我已经一个人在自己承包的破旧茶厂里坚持了一年。没有人相信我一个小姑娘,欠了一身的债,能把这个快要倒闭的茶厂经营下去。

  一个人采茶、收茶、做茶、卖茶,吃不好、睡不好,通宵工作,累的昏天暗地,情况也没能好转。做茶的手艺从爷爷传到父亲,难道真的要在自己的手里结束吗?

  快到年关,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下去了,想起了小时候爷爷说的,高黎贡山是座神山,诚心爬到山顶,就会实现愿望。于是我上了山。一边爬,一边哭,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,吃了这么多苦,到头来会不会是一场空。

  爬着爬着,山上下起了小雨,手被划伤了,连摔了几跤,腿脚都不太利索了,又冷又饿,却不愿意停下来。心里憋着一口气,“我要爬上去”,别人都说我不行的时候,至少我要相信自己。

       终于到了山顶,雨已经停了,太阳暖融融的。我看到了一片茶树,其中有几棵粗得要几个人才能抱得过来,长那么大没见过那么大的茶树。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高黎贡山真的派来了我的救星。我哭的很大声很大声。


  高黎贡山有神灵,它实现了我的愿望。

  那天后,我沿着古茶树遇到了古老的德昂族和傈僳族,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。那个年代,山上缺医少药,他们喝了茶水,把茶叶也吃下去,把茶叶当药,是古茶树给了他们健康。

  这些族人告诉我古茶树都是自然生长的,它们是高黎贡山的山神赐给人们的礼物,散落在高黎贡山的各个角落。

  我受到了启发,这些藏在深山老林里的珍宝,应该被保护起来,避免乱砍乱伐,也可以分享给更多的人。

  到今天我已经认领保护了3万多株的古茶树。破烂的小茶厂也完全变了样。

  古茶树支撑我走到了今天。高黎贡山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腾冲人,这座大山就是我的保护神。所以,无论企业如何发展,我始终坚持原生态,这也是高黎贡山的自然规律,也只有原生态的古树茶,才能代表高黎贡山。

  于是,我创立了这个古树茶品牌,就叫”高黎贡山”,传承了三代的制茶手艺也渐渐被发扬光大。能用这个名字是我的骄傲,同时我的使命就不仅仅只是做好茶叶了。企业越做越大,积极参与修路、助学、扶贫、救灾等公益事业。

  每一年,我都会找时间上山好几次,提醒自己,不忘初心。感谢高黎贡山和古茶树给我的一切。无论遇到什么难题,只要山在树在,总有解决的办法。

  明年,后年,往后的数十年,我要带更多的人了解高黎贡山,了解古茶树,把千百年来大山赐予我们的礼物,一代代传下去。

  我是陈亚忠,是高黎贡山的女儿,我情在茶山、根在茶山。